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日本女网红泡完印度恒河水:喉咙痛、发烧,这水到底有多脏?

发布日期:2022-11-24 22:38    点击次数:155

谈到印度这个国家,人们首先会想到肮脏的恒河、呈糊糊状的食物,还有各种令人作呕的卫生习惯。特别是被印度人视为“母亲河”、“神河”的恒河,其卫生条件更是让人无法直视。

说来也奇怪,印度在1986年就正式发起了“恒河行动计划”,主要目标是治理恒河污染的恶劣现状。但30多年过去了,恒河周遭的环境与水质条件却更加恶劣。

就在前两天,一位名叫惠子的22岁日本女网红,在印度模仿教徒浸没在恒河水中。结果上岸一小时后就感到鼻子、喉咙痛等不适症状,当晚还发了烧。幸好所有病症在两天后消失,她还叮嘱大家千万不要学自己这样做。

有人或许会说了:只不过是在恒河水里泡了一会,她的身体就出现如此剧烈的反应,未免也太夸张了吧。那恒河水真的有这么脏吗?

恒河在印度的地位就如同黄河在中国的地位一样。恒河是南亚的一条主要河流,流经印度北部及孟加拉国。它全长2525公里,流域面积91万平方公里,达印度国土面积的三分之一,恒河也为世界河水流量前20大的河流之一。

据不完全统计,有超过4亿人口生活在恒河流域,人口密度达每平方公里390人。

俗语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恒河不仅养育了印度人,在印度教文化中,它也被视为“圣河”,还有称之为“恒河女神”的神衹。

按照印度神话记述,恒河女神是喜马拉雅雪山神的女儿,雪山神女的妹妹。所到之处令当地的人们消灾祛福,受到印度人的尊敬。在其他国家的历史文献中,也曾出现过恒河的记载。

至少在19世纪前,恒河的水质条件还是非常不错的,因为恒河水大多源自冰川,加上早些时期生产与工业水平落后,没有引发大规模的污染。

然而,随着英国人入侵印度,为了更好地攫取利益,恒河避免不了地遭到了污染。

1857年,印度莫卧儿帝国灭亡,英国随即殖民印度,英属印度当局在西孟加拉邦建造了法拉利卡堰。这座堤坝横跨恒河,建造初衷是将淡水引入恒河下流的分流胡格利河。

但法拉利卡堰建造后却导致恒河下游盐度增加,对地下水和土壤造成破坏性影响,导致恒河的污染问题越来越严重。

加上恒河流经印度人口超10万的城市100个、5~10万人口的城市97个,下游河域的居民每天往恒河中排出高达几千万吨的污水,导致恒河水中粪大肠菌大量繁殖。

根据官方标准,可供安全沐浴的水体中粪大肠杆菌含量应该低于500/100毫升。20世纪80年代初,工作人员在恒河上游检测结果显示,河水中的粪大肠菌含量已经高达60000/100毫升,超出了标准的120倍。

如果说生活污水加重了粪大肠杆菌的含量,那么工业废物的排入,使得恒河的水具有了毒性。

与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样,印度在最近几十年的经济高速发展迅猛,其代价就是诸如坎普尔、安拉阿巴德等一大批城市建造了无数制革厂、化工厂、纺织厂、屠宰场。

这些工厂和医院单位将未经处理的废水垃圾排入恒河中,对沿河流域的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

除了生活污水和工业排放外,每年恒河都会迎来7,000万印度民众。他们在河中沐浴,净化自己过去的罪恶,甚至还有人在河岸上焚化尸体,把骨灰和其他废物顺着恒河漂流,从而净化死者罪孽,前往天堂。

也因为宗教方面的原因,印度恒河中存在了大量的食物、垃圾,以及未经处理的骨灰等其他杂物。

大家想想,就算恒河是世界河水流量前20大的河流之一,但也经不住印度人民这么胡乱折腾啊。

一条河流里既有生活污水、工业废水,还有人火化之后的骨灰杂物。加上每年超7,000万人在河里沐浴。如此一来,恒河水的质量可想而知,不仅脏,还有毒。

1986年6月,时任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发起了“恒河行动计划”,规定了工业废水必须经过处理才能排入恒河。

直到2000年,恒河行动计划已持续长达14年,总共花了2亿美元的资金用来治理恒河,但效果仍乏善可陈。

2009年2月20日,印度成立了“国家恒河盆地局”,将投入约16亿美元的资金用于恒河的长期清理及维护工作。世界银行也在2011年,批准为国家恒河流域管理局提供超10亿美元的资金,用于治理水质。

2014年,莫迪第一次当选印度总理时,就信誓旦旦地表示会投入全部精力治理恒河、控制污染。

为此,莫迪政府制定了76套治理恒河的方案计划,计划在5年任期内拿出2000亿卢比完成全部方案治理。

可是印度人的工作效率总是停留在PPT上,截至2022年,恒河治理计划的进展远远低于目标,项目资金缺口高达50%以上。

再加上新冠疫情的暴发,全世界各地都受到影响,印度平民的死亡率攀升。去年德尔塔疫情传播以来,许多感染新冠疫情死亡的印度平民遗体被家人抛入恒河中。

出于恐惧或者对宗教信仰的救赎,印度人民已经不对尸体进行火化,直接把遗体遗弃在恒河的岸边与河中。

最新数据显示,恒河下游污染十分严重,与上游地区相比已经有了明显的藻华和富营养化现象。

当然,印度官方提供的检测报告只能代表一方面,另一个方面就是仅靠政府一己之力就想改变恒河如今的污染状况,堪称是“天方夜谭”。

印度教教徒会在恒河里沐浴,甚至把家人的遗体丢入河中,单单是这两项污染源就足够莫迪政府头疼。

而且每年夏季到来前,或者恒河流域频发洪灾和旱灾时,印度政府就把治理恒河的任务抛之脑后。

回过头再来看看,恒河水是不是真的具有如此严重的破坏力?

在2018年前后,印度理工学院的科学家们曾对恒河水质进行了测试,发现了一个令人恐慌的事实。

众所周知,恒河水先经过喜马拉雅山麓狭窄的峡谷后才流入人口聚集的城市。印度理工学院的科学家们在距离印度大型城市数百公里远的恒河采样时,发现河水里产生了对人类有极大威胁的抗药菌。

数字没有公布,但已经达到了“爆表”的程度。

水里出现抗药菌不是什么好事,如果人体抗药细菌的指数不断上升,就会导致我们的耐药性普遍增加,生病后很难被任何抗生素治愈。

著名期刊杂志《柳叶刀》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该文章指出:在印度不少见的肺炎克雷伯菌,居然有57%都对碳青霉烯类抗生素产生抗药性。

也就是说,如果在印度染上了恶性的肺炎克雷伯菌,就是狂吃抗生素也没救。

原因就是恒河上游已经出现了大量抗药菌,肯定会蔓延到全国各地,不知不觉进入动植物体内。所以,恒河上游的水质都已严重污染,那么脏乱差的恒河下游就更不用提了。

至于恒河水里的抗药菌都是从哪里来的?经过科学家们的研究发现,是大多生于人类的肠道顺着排泄物传播来的。

更悲催的事实是,以印度现有的三级污水处理技术可以杀死祛除恒河水里的抗药细菌,但细菌游离的抗药DNA不会被消除。

当地人已经习惯了恒河水质,别的国家的人很有可能会水土不服,喝过恒河水或者去恒河里沐浴,必定会沾染上满身的细菌。

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去印度旅游时大家对恒河一定要保持“远观不可亵玩”的准则。

当然,除了人为污染、工业污染、宗教信仰外,还有印度那些令人不忍直视的卫生习惯,也是导致恒河治理屡战屡败的原因。

首先,印度普通民众不愿意在公共厕所里解决问题,更喜欢去野外。

倒也不是说印度民众不讲究卫生,长期以来,印度各大城市公共厕所数量稀少,偏远城市更是寥寥无几。无论男女老幼只要内急了,找个没人的地方解决即可。

其次,印度人的公共厕所很有特点,大多是旱厕,露天开放,还没有门,如厕的人只能背对着外面。且不讨论这样的如厕方式美不美观,有一点可以肯定,过路的人肯定会被熏死。

这种露天旱厕不易于打理,或者说根本没有人打理,卫生状况令人担忧。

此外,印度人上厕所习惯用左手清理卫生。虽然印度人用右手吃饭,但真没见过只用一只手就能做饭的,所以交叉感染问题在所难免。

世界银行曾对印度卫生问题进行了研究,发现由于缺少厕所和其他卫生设施,每年因为卫生相关疾病导致的生产力丧失,给印度造成了约540亿美元的损失。

2016年的报告显示,有多达40%的印度5岁以下儿童发育不良,就是因为卫生问题导致的。

所以前几年的印度发起了“清洁印度”的运动,即为“厕所革命”。

总体来说,恒河的污染问题只是恒河卫生状况糟糕的缩影。在印度,卫生治理就是一个死循环,国家层面想投入资金进行长时间持续的治理,可到了地方,因为各种各样的民俗习惯无法顺利推行下去。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数千年来印度人就是这样生活的,他们不觉得自己脏,真正需要救赎和治理的是印度人的观念与遗留的封建糟粕。

随着印度人口不断增加,恒河必定会不堪重负。等事情真发展到了无法挽回的那一步,即使是花再多的钱都于事无补了。

参考文献:

[1] 《印度:加大整治恒河污染力度》,作者章江,检察风云 2020年06期

[2]《“污染美学”下的印度恒河》,作者奥斯卡·霍兰德,环球人文地理 2019年21期

[3]《恒河的污染治理》,梅竹,1987年第3期。



栏目分类



Powered by 竞彩堂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