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7岁那年的风,吹干23岁的泪?单板滑雪全国冠军和她的冬奥梦

发布日期:2022-04-10 21:14    点击次数:207

“用微笑面对蹉跎看我光明和磊落/仰望着夜空最亮的星火/所以我爱过在角落天空海阔/不害怕折磨因为热爱才值得……”很难说清,是纯属巧合,还是命中注定——《生命之河》,这曲体育电影《夺冠》片尾曲,成为王雪梅运动生涯告别时刻的BGM。

那个晚上,王雪梅搭乘大巴,从长白山出发,前往长春火车站。耳机里跳出来的这首歌,让23岁的她再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泪水,刹那间沸腾了双眼。“北京冬奥会是我的梦想——受伤后,我也一直在努力地恢复,就想着能赶上家门口的冬奥会。但意识到自己没可能赶得上北京冬奥会时,我知道,是时候说再见了……”两年时光倏然而过,回忆起当时的情境,王雪梅的言语间依旧有难掩的感伤。彼时彼刻,苍茫的夜色在大巴车车窗外疾速退后,一如她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

那一天,是2020年1月20日,这位单板滑雪全国冠军得主、单板滑雪国家队队员,做出了退役的决定。那是王雪梅运动生涯的一个句点,也是她人生中一段崭新旅程的起点。

破碎的,圆满的

王雪梅终于还是出现在了北京冬奥会的赛场上。只是身份发生了转变,不再是运动员,而是技术官员。

“参与冬奥会的,不只是运动员,还有裁判、志愿者等等。那么,我是不是有机会以其他的身份,参加冬奥会呢?”怀着这样的想法,退役后的王雪梅,报名参加了北京冬奥会国内技术官员的选拔,并参与了相关培训。凭借着扎实的专业能力以及多年海外参赛、集训练就的流利外语,王雪梅顺利通过层层筛选,如愿拿到了心心念念的入选通知。

2022年1月21日,王雪梅拖着行李,来到首钢园报到,正式进入北京冬奥会的闭环。北京冬奥会期间,作为国内技术官员,王雪梅在首钢滑雪大跳台的起始点工作,主要负责参赛运动员的检录。2月4日,首钢滑雪大跳台迎来第一个官方训练日,王雪梅就此进入了紧张的工作状态。2月15日,首钢滑雪大跳台完成全部比赛任务,王雪梅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就是一种释然的感觉。回想起那十几天的工作,觉得这一回北京冬奥会的旅程,非常圆满。”

其实,这份工作时常也会让王雪梅陷入纠结:“我一直在负责核对运动员的姓名、号码簿么,然后带领他们出发。这个过程中,我们是不能流露出任何主观情绪的,一个是工作的需要,另一个我也担心会影响到这些运动员。但有些时候,面对中国的运动员,心里就很想给他们加油,但表面上还要做出那种波澜不惊的样子,不能流露出来。”

但在某些时刻,这种情绪又有机会得以释放。苏翊鸣比赛那天,王雪梅照例兢兢业业地进行着自己的工作。出发前,苏翊鸣主动地向王雪梅伸出了拳头。短暂诧异过后,王雪梅特别用力地与他击了一下拳,对他说:“加油!”

“作为一名曾经的运动员,看到我们的雪上项目竞争力提升得这么快,看到中国运动员们为祖国赢得荣耀,自己心里真的很骄傲。”王雪梅说。

“青蛙公主”谷爱凌在首钢滑雪大跳台逆转夺金的那一幕,王雪梅没能亲眼看到。一直处在工作状态之中的她,听到现场广播里传来谷爱凌最后一跳的成绩、现场观众们制造出的声浪,忍不住地落下激动的眼泪:“好开心,真的好开心。”

泪与笑都是获得

如果没有2018年年底的那次重伤,王雪梅本也有机会穿上印有中国两字的战袍,出战北京冬奥会。

王雪梅是哈尔滨人,8岁那年,因一个偶然地机缘,接触到滑雪。那是2003年,中国刚刚引进U型场地技巧训练项目,主抓单板滑雪U型场地技巧这一项目的哈尔滨基层教练温晓彬,常到阿城区各所学校选材。在王雪梅就读的小学,温晓彬无意间看到课间在单杠上翻来翻去的王雪梅,认准这个女孩儿有练滑雪的天赋。温晓彬问王雪梅,愿不愿意去学滑雪。就像是每一个小孩子,面对神神秘秘掏出一本武学秘籍的高人,都会想学那绝世武功,王雪梅也极情愿地不住点头。“尽管我当时还很小,但爸妈还是尊重我的个人选择,他们就问我,想不想去。我回答得很干脆,想学。其实,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滑雪,小孩子么,纯粹就是想玩。我妈还担心我以后会后悔……”19年前的往事,在王雪梅记忆中却是清晰如昨。

在启蒙教练温晓彬手底下练了一年,王雪梅就被选入了黑龙江省队。在那之后的8年时间里,她基本都是在山里度过的。“一年大概有11个月的时间,我都是在亚布力的雪场训练。我们每天早上六点就起床,跑步。做拉伸的时候,我就默写前一天背的英语单词。那里的空气很清新,又特别安静……”在那些纯粹的或者说单调的日子里,王雪梅常常想念远方的家人,却又没有什么办法。一天的训练结束后,王雪梅有时会去买一支冰激凌,犒劳一下自己。那支脆壳包裹着的粉色冰激凌,总能带给她满满的幸福感,眼睛眯起来,嘴角上扬。

2012年全国冬季运动会上,王雪梅战胜众多好手,摘下单板滑雪U型场地女子规定动作项目的银牌。这个15岁的哈尔滨女孩儿,“出山”了。她不仅让人们记住了自己的名字,还凭着出众的潜力进入了国家队。2017年,王雪梅拿到了女子单板滑雪大跳台、女子坡面障碍技巧两个项目的全国冠军。如果没有意外,她有很大的机会代表中国队出战北京冬奥会。

意外,发生在2018年12月。在国际雪联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世界杯崇礼站的比赛中,王雪梅顺利晋级决赛。但在决赛第一轮的滑行中,王雪梅受伤了。重重地摔在雪上的那一刻,她感觉整个世界瞬间安静下来,静得似乎听得到梦破碎的声音。“我知道自己伤得很重,可能没有机会参加奥运会了。”王雪梅说,那时的自己一直哭,却不是因为疼。

礼物与馈赠

退役后王雪梅从未离开滑雪。在家中休整了半年时间后,她带着自己的雪板又出发了。三亚、广州、成都、张家口、吉林……从南到北,这些城市都留下了王雪梅的足迹。她有时是英语老师,有时是滑雪教练,有时是真人秀节目的录制嘉宾,有时又是短视频创作者……在生活中、网络上,王雪梅与人们分享着自己关于滑雪的认知与理解。在雪上,她似乎永远在笑,那笑容清新如初雨后展露出的阳光,又纯粹得像雪原上冷冽的空气。

王雪梅说,自己真正爱上滑雪,是在18岁那年:“我做了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动作,然后突然意识到了滑雪这项运动带来的影响——我可以通过它展现自我、表达自己,原来我也可以成为很酷的女孩儿。”

滑雪,就像是出现在她生命中的一份礼物。它,帮助她结识了许多朋友:“我的‘朋友圈’,几乎都是由滑雪认识的朋友构成的。大家一起滑雪时,年龄、性别、职业、技术水平这些因素,都不会成为阻碍,大家就是在一起玩,这种交流是平等的、没有界限的,特别纯粹,特别快乐。”

也是藉由滑雪,王雪梅有机会去更多地见识外面的世界:“去过新西兰,看到那里的人们都很享受很平静的生活,我意识到,人生追求的目标,或许不该只是成功、只是赢;在芬兰,我发现人们特别注重家庭的关系,愿意更多地花时间陪伴家人,这给了我很大的触动;去日本的时候,我发现那里的人似乎都很懂礼貌,很知道照顾别人的感受……滑雪好像为我推开了一扇窗子,帮助我更好地理解这个世界,让我变得更加谦逊、包容。”

王雪梅已割舍不下滑雪——不知不觉间,这项运动已成为她生活中很是重要的一部分。开心时,去滑雪,难过时,也去滑雪。就像是当年的那支粉色冰激凌,滑雪总能带给她愉悦与满足。

小时候,王雪梅家距离外婆家三十多公里,每回去外婆那儿,都是父亲骑着摩托车载她。小小的她,坐在爸爸身前,双手牢牢地扶着摩托车,风呼啸而来,吹乱她的头发——她仍努力地睁开眼睛,从发丝间隙打量着路上的风景……“说起来,那种感觉,跟从雪道上冲下来,还真挺像的,单纯,快乐。”



栏目分类



Powered by 竞彩堂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